全球外匯儲備佔比 人民幣創高

全球外匯儲備佔比 人民幣創高

圖/新華社

主要貨幣在全球外匯存底佔比

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3月31日公佈2021年第四季「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(COFER)」數據,人民幣佔比上升至2.79%,再創2016年第四季IMF開始報告該數據以來新高,續位居全球第五大儲備貨幣。

糖醋丸子醬 小說

IMF報告顯示,2021年第四季,全球官方人民幣外匯存底總額由前一季的3,201.5億美元升至3,361億美元,佔比從前一季的2.66%升至2.79%。

韩国总统室官员已证实 俄罗斯在战场上使用北韩产武器

2021年第四季美元仍是全球央行主要持有規模最大的準備貨幣,但佔比較上一季下降0.34個百分點至58.81%,爲連續第三季下降。

IMF日前發表一篇論文指出,美元佔比的下降並沒有伴隨着英鎊、日元和歐元佔比的增加。當中1/4流入人民幣,3/4流入作爲儲備貨幣作用有限的小國貨幣。文章認爲,儘管人民幣已取得一些進展,但作爲一種國際儲備形式,人民幣仍落後美元。

人民幣國際化近年出現明顯進展。巴西官方資料顯示,2018年該國央行還未持有人民幣,但近幾年人民幣佔巴西外匯存底比例快速攀升。2021年巴西央行人民幣外匯存底佔比爲4.99%,遠高於2020年底的1.21%。數據顯示,2021年歐元佔巴西央行外匯存底的比重從7.85% 降至5.04%,美元也從86.03%降至80.34%,爲2014年來最低水準,顯示該國央行正在削減美元、歐元持有量,並增持人民幣。

世界銀行數據顯示,中國是巴西最大貿易伙伴,佔巴西國際貿易比重28%,是巴西第二大貿易伙伴美國的兩倍多。

此外,俄烏局勢也正在影響全球貨幣體系,人民幣交易被外界視爲俄羅斯規避歐美金融制裁的一個可能管道。另一方面,沙烏地阿拉伯和中國正在尋求新原油合約以人民幣計價。

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專家徐飛彪表示,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還面臨一些挑戰。第一是金融市場的開放,要通過和海外市場的融合對接,讓資金的進出更加自由化,讓海外的政府、企業和居民更加方便持有人民幣、購買人民幣資產。這個技術層面上的改革,目前正在推進,但不是一蹴而就,還需要很多配套措施。

第二是在人民幣國際化的技術層面完成以後,如何讓人民幣爲各國政府、國際機構、企業、居民所接受,這是一個逐漸實現的過程,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板桥环河西路4车连环撞 小客车起火3人受伤送医

马修派瑞54岁过世《六人行》难重聚